余圆圆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杰佣】夏如心动

◎梗源是空间文梗挑战。


所有心动被埋在那年盛夏。

杰克九岁那年的暑假异常热闹,搬家公司的大卡车带来一户新邻居。他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一辆吉普开进左边小洋房的车库,他好奇地又把头探出去些,一家人从车库里走出来开始准备收拾新家。

母亲让他去吃早饭,他下楼时父母已经准备出门了。两人对他都很放心,稍微叮嘱了几句就赶去上班。他想去拜访新邻居的计划没有说出来,不过只要能按时完成任务,偷偷跑出去玩一会也没什么。

他为新邻居准备了小饼干,下午四点的时候摁响了他们的门铃。一位面色和善的东方女子开了门,见到他时明显有些惊讶。

杰克先开口自我介绍:“美丽的夫人,下午好。我是你们的邻居,叫我杰...

关于那个不老巫师的事(完)

◎不老巫师还会有一章番外,感谢看到这篇的你一直的陪伴和支持

“萨贝达——快点起床了。”一道声音劈开梦境传入奈布耳朵里,声音的主人暗自疑惑着是不是十只公鸡一起打鸣也叫不醒这尊睡神。

奈布实在是不满这道声音扰人清梦,翻过身把被子蒙在自己头上,嘴里嘟囔着:“让我再睡一会。谁啊,别吵了……”

那人直接一把把奈布从被窝里捞出来:“还能有谁,当然是你威廉哥哥!赶紧给我起床了,不然等会你连早饭都吃不到了啊。”威廉停顿片刻,而后语调上扬,“是吧,大寿星?”

“哦,原来是威廉弟弟。”奈布胡乱应了威廉的玩笑,又疑惑道,“今天是我生日吗?”

威廉很惊讶:“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啊,你要满一千五百岁了!”他的表情...

【杰佣】提交作业时不要和别人聊天

◎英语老师杰×学生奈,喜闻乐见网课期间的有趣故事。

◎网课真是梗的发源地。


“那么这节课就讲到这里,请同学们一定要按时提交作业。”听老师像念优美的诗句般说出这句道别的话,原本用于答疑的评论区又瞬间变成了迷妹迷弟的阵地:

【老师也太厉害了,本来那几个语法点混在一起搞得我头晕眼花,听完就懂了!!!】

【呜呜呜呜杰克老师能不能再讲一点,再拖一分钟反正课间还有二十分钟我可以的呜呜呜呜……】

【老师老师今天您也不开摄像头吗我真的好想再见老师神颜一面呜呜呜呜……】

【求美颜暴击!!!再不济老师您再用您那低沉华丽的声线多讲一会儿吧awsl。】

【“英语我还能再学一百...

关于那个不老巫师的事(15)

🌟祝大家除夕快乐,新的一年更加开心快乐!

奈布是一位不老巫师,这件事我们已提及多次。他与不老巫师们——也就是永恒族人们一起生活在他们从小长大的地方。

本来这个族地荒废已久,但是在奈布的号召与伊莱的支持下他们又回到了这个只有美梦中才能好好感受的故土。因此为了庆祝回归,他们很自然地开宴会到半夜,如果不是精灵族们没有陪他们狂欢,他们可以玩通宵。

宴会主角之一奈布·萨贝达接受晨光的召唤,勉勉强强从梦中醒来,身旁摆着的一个多余枕头上平整没有一丝褶皱。暂时不去想自己床上为什么有两个枕头,奈布的肚子已经在不舒服地抗议了,大脑也很不清醒地回放昨晚的记忆。

啊,简直是晕死了。他发誓,在下...

关于那个不老巫师的事(14)

◎我又开始更新了,计划先将不老巫师完结。

◎觉得自己是不是发的时机不对🤔我再来发一次好了

晴日正好,光影透过树叶在林间跳动。年轻的精灵族商人顺着他父亲常走的路前往人界的集市。这条路会经过一个族地,似乎是叫永恒族?反正那个族在他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覆灭了。他父亲每次提起这件事总是带着愁容:“他们都有非常善良的心地,那群孩子可都是好孩子啊。只是神的惩罚,让我们没有察觉那件事,导致那群孩子流离失所。”

他父亲也已垂暮矣矣,整日卧床。曾经他记得那么多故事,如今也只剩下一个神与祂的玫瑰园的故事了。商人撇开杂念,走得更快了些。

靠近那个族地,却感觉到了生机。他带着点疑惑和好奇悄悄靠近,想看看是不...

灵魂摆渡

◎以小说《摆渡人》为参考背景,有私设


◎摆渡人杰×雇佣兵奈


◎本文字数9k+,感谢你的耐心阅读


奈布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团白茫茫的雾气,遮住了他往更上方看的视线。他摸了一下之前被子弹贯穿的胸口——现在已经完好如初了。


这些不对让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是不是死了。”


那团快浓成牛奶的雾气让他有一种被盯视的错觉,以至于他随口就问了一句,随后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一团雾。


“可能刚死了脑袋不好使。”奈布这么想着,坐起身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死了却还能思考呼吸行动,但一直躺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他起身,发现这是一片平原上的一个小丘陵,远远地可以望见一片...

关于那个不老巫师的事(13)

◎有那么一点点黄占暗示但是我没把哈斯塔写出来



几个人勉勉强强挤在伊莱打扫了半天才清出来的半个房间里,伊莱隔着眼罩仔细打量萨贝达身边的新面孔,思索了一番很欣慰地说:“太好了,我们永恒族终于有新的生命诞生了,我这是第一次感谢自己的预言居然失误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传信给我?你的伴侣呢,为什么她没有来?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这位幸存下来的最年长的永恒族人为自己的弟弟妹妹们操碎了心,看着最后一位单身的族人也找到了伴侣还有了孩子,一时间有些激动,他肩上的役鸟看得反而比他更清楚一些,轻轻啄了伊莱两下。



伊莱的役鸟曾经就住在永恒族族地附近。因为这里是世界上魔力最充足...

关于那个不老巫师的事(12)



奈布有点无奈地看着森林中多出来的两个人:“虽说一开始听裘克和族长吵了一架觉得族长确实做得不对于是帮你们金蝉脱壳了,但是你们现在住在哪里——在你们自己的木屋还没有建好之前?”他一边说着还不忘咬一口蛋挞。


“事先声明我和天使同睡一张床你们想都不要想。”艾玛立刻打断威廉把目光投向她们的想法,于是威廉只好看向他的好哥们。


“奈布,你和杰克总不会睡一张床吧?”


听威廉这么问,奈布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和他一直是睡一张床来着,因为后来懒得再重新造一张床了,床我们两个人睡也够大……”...


关于那个不老巫师的事(11)

◎本章裘前要素居多

肯坦国成功地把巨龙族给惹火了,勉勉强强维持了几百年的和平也就此结束,巨龙族族长在恢复魔力以后下达了将肯坦国夷平的指令。

裘克一直以来是族长最信任的臣子,通常族长会把他叫来一起讨论战术,随后由裘克把他的指令传给龙族战士。

“这一次,裘克,我不需要你多快地夷平那个国家,你只需要让他的人民都一直笼罩在恐惧与战争的阴影之下就好了,不用留什么活口。”族长还没把心情平复到可以冷静地发布指令的程度,说到这里还有气愤和后怕,“另外,你认为那个国王和偃术师该怎么处置?我总觉得仅仅是绞死他们太便宜他们了。”

裘克皱着眉,带着点试探性地对族长说:“这件事情自然是按您内心的想法来,毕竟他们...

1 / 3

© 余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